论普洱茶价格的必然下跌

普洱茶由于其有别于其他品种茶叶的诸多独特特性在近几年被深度挖掘并广为宣传,在云南、台湾、香港、广东、北京等海峡两岸、大江南北形成了一股声势浩大的普洱热潮,普洱茶消费者呈现几何增长态势,把普洱茶的价格也推向新高。
从经济学原理来讲,普洱茶作为一种普通商品,其价格的决定完全靠市场规律,当供大于求的时候,价格降低,当供小于求的时候,价格升高。目前普洱价高的原因也脱离不出此规律。但从长久趋势来将,普洱茶的价格必然不可能象艺术品,甚至不可能象紫砂壶一样一路呈现上涨趋势,原因在于:
一、作为一般商品,普洱茶没有稀缺性特点(这里谈到的都是大路货,老茶除外),茶叶年年生长、茶园年年扩大,“物以稀为贵”,普洱茶不符合这个原理,珍贵艺术品之所以总能爆出天价,就是因为稀少的原因,紫砂壶之所以能不断升值,是因为紫砂作为一种不可再生的矿产资源,经过数百年的开采,存量越来越少,而普洱茶不会,只能是越种越多。
二、普洱茶的加工进入门槛低。生产普洱茶并不需要多么高深的技术,只要一台设备,收来茶青,即可加工,投入不过几万元的事情。在竞争比较充分的市场,由于资本的逐利性,需求的迅速扩大导致供不应求而可以赚取超额利润的状态不可能长期持续。
三、目前炒做卖茶,人为提高茶价的现象,将随着普洱知识的普及和普洱消费者的日益成熟渐渐失去市场。
因此,从趋势看,普洱茶价格不会大幅脱离其价值一路飚涨,必然回归,但总体上由于经济发展,成本提高而在一定范围内会合理上涨。
补记:下午和紫砂壶收藏家张学明老先生就普洱茶的价格走向问题,进行了沟通,他和我的观点基本一致,认为普洱的价格现在虚火太旺,他甚至认为价格的下降不需要很长的时间,也许就是很快的事情。事实上,一些投机者(或投资者)已经准备或开始出货了。

人的一生,总会遇到

人的一生总会遇到一些话,它们突如其来,在不经意间打动了你,然后改变了你的一生。在遇到它们之前,你活得不明不白,如在暗夜独行,一旦遭遇,你就如遇导路的知音,终生活在这些话里。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下面这些话,便如此深刻地塑造了我的人生。

“你必须有一份不以此为生的职业。”
有人在定义“知识分子”时,设定了这一准则,我幸运地在大学四年级的时候读到了它。它的意思非常之明确:一位知识分子要保持独立的思考精神和发言姿态,便必须在经济上首先实现独立。这句话是如此的让我刻骨铭心,以至于影响了我之后的所有职业态度和生活选择。

“你是三十岁以下最著名的美国男士。”
这句话是美国总统罗斯福对26岁的《新共和》编辑沃尔特·李普曼说的。我是大学时期在翻《李普曼传》时读到的,也许没有一个新闻从业者不以他为职业的偶像。于是,这个场景成为我走向职业场时最大的梦想。与此相关的另一句更耳熟的话则是张爱玲说的,“出名要趁早,迟了快乐也会少一点。”

“一切改革都是从违法开始的。”
我在走遍了中国26个省份之后,仍然对这个国家正发生的一切懵懂不解,直到有一个傍晚,我跟创办了第一个中国农民城却又被官方人士不断“追杀”的温州龙港镇镇长陈定模在一间街边小铺上喝酒时,他冲口说出的这句话,让我酩酊开窍。从此之后直到今日,我考察中国改革史,无一不是从这句话开始,而我竟还发现,当今所有的社会后遗症和原罪也无一不与此相关。
“生命就应该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这是台湾黑松汽水的一句广告词,在听到它之前我一直被职业和工作所驱赶,我不知道生活的快乐半径到底有多大,什么是有意义的,什么则是无效的,我想,这种焦虑一定缠绕过所有试图追问生命价值的青年人。是这句广告词突然间让我明白了一切,生命从头到尾都是一场浪费,你需要判断的仅仅在于,这次浪费是否是“美好”的。当我每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便问自己,你认为它是美好的吗?如果是,那就去做吧。

“如果99%的经济学论文没有发表,世界照样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张五常的这句话让我放下了对职业的无妄执着。在此之前,我对自己的工作充满了莫名和不着边际的使命感,总以为天下的变革都是从这些思想开始的,张五常的话让我突然明白,历史其实有它自己的逻辑和轨迹,我们所能为的,无非是论证它的慈悲与邪恶。当那些文字从我们的头脑中释放出来的时候,我们便已经尽职,它的机遇与事实的结局已经与我们无关。

“再穷,也要站在富人堆里。”
记不得是不是写《穷爸爸富爸爸》的罗伯特·清崎说的,反正这句话的出现最终改变了我的个人理财观。尽管我对富人从来没有任何好感,但是我还是要承认,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进步都是他们创造的。你去全世界看遗留下来的文明遗迹,没有一个不与财富和权力有关。我所希望自己的是,站在富人堆里,但永远怀着廉耻之心。

“好朋友,见一面,少一面。”
这是一句大实话,乍听上去很难听,但是一细想却是一条真理。吃饭的时候,我就想“吃一顿,少一顿”,快乐的时候,我就想“这样的快乐有一场,就少一场了”。西方人说,“珍惜当下”,中国古人说,“人生苦短,秉烛夜游”,说来说去其实都是一个道理。当我在三十岁那年听到并甚为认同这句话的时候,其实便是皈依了一种生命观。

“我最大的错误,是没有化光所有的钱。”
写出《 城南旧事 》的林海音一生当编辑、做刊物、办出版社,然后把赚来的钱换成了二十多套房子。到65岁,她突然宣布关掉出版社云游四海,每过几年钱化光了,她就卖掉一套房子,到82岁去世时,竟还有数套房子没有买光,于是留下上述遗言。我读到这段轶事时,竟非常感慨。我喜欢的作者沈从文去世时,弟子问他,还有什么遗言。这位毕生倔强的湘西人说,“对这个世界,我已无话可说。”相比沈老头和林老太,我更羡慕早年的前者和晚年的后者。

此香八拉

人沉醉在自己的圈子的时候,固然容易有深度,如果跳不出来,却容易让自己的视野受到禁锢,余秋雨的一个观点说的多好:生命的纬度有两个轴向,一个是空间,一个是时间.时间对于每个人来说,差距不是很大,长也不过百年,短不出意外也不会太短,而空间的大小却能影响一个人的生命价值.久居北京,香山公园去的次数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了,却才知道香山原来还有这么多好玩的地方.
3月8日,参加了绿野的香山-八大处一日拉练,简称”香八拉”,一路经过玉皇顶、老望京、新望京、挂甲塔、香山水库、清凉谷,最后从八大处公园下山,还不到龙抬头的日子,景色说实话算不上美,不过沿途的探索、穿行密林的感觉,特别是和一帮驴友在一起,学到了一些以前运动根本不注意的东西,对实现自己以后的目标一定大有裨益。很舒服,生命在于运动。

少一点理智,多一点血性

新浪的调查结果现在是将近90%的支持抵制家乐福,这是民意。也许只有余下的10%还在空谈是否要抵制,中国人之所以总被外国人称为一盘散沙,恰恰是因为这10%的人存在,还有那些大骂这90%人的真正的孤独者。
当有人把大粪泼到了你的脸上的时候,你要做的只可能是本能的反应,这样的反应是最自然、最正常不过,也是最有效果并让人理解的,而10%的人还在考虑什么应不应该,只能说明一不怕脏,二喜欢龌龊的东西,三很冷血,四就是你们这10%的人常堂而皇之说的“要理智”。你们可曾想过我们的运动员在国外被ZD分子抢夺火炬、不断修改火炬线路、火炬被迫多次熄灭、在ZD旗帜中前行的心酸和苦悲,但他们昂起了高傲的头,因为他们是有血型的中国人!
有人说中国政府已经传递了信息,西方不友好的国家如果相信我国政府传递的信息,怎么还会有CNN的强词夺理?怎么还会宁相信西方大量歪曲的西藏事件的报道?
白岩松说:抵制家乐福是太看得起ZD和法国媒体。那就给一个更加合适的方式来表达我们的声音嘛。中国就是提问题的人太多,给答案的人太少。在没有更好的方式之前,这就是最好的方式。再没有建设性建议之前,请10%的人闭上你的嘴!
政府的行为要有人民的支持,如果所有的人民都象10%一样只会空喊理智,空喊大国风度,那可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了。理智不能解决一切,中国5000年的文明让谦谦君子的思想深入骨髓,可喜的是这次我们看到了绝大多数中国人身上的血性爆发!

墨守陈规与墨攻

昨天看了《墨攻》。这是今年数的着好的大片,一好在情节波折而不拖沓,戏不够,感情凑的情况基本没有;二好在演员选的适当,刘天王演技甄予炉火纯青,对革离性格的把握游刃有余。当然《墨攻》也有问题,比如在赵军采取地道战偷袭梁城之时,革离如何就知道地道的出口而预先做了埋伏,影片的表现形式就缺乏说服力。
墨子生于战国时期,鲁国人,早先学习儒术,因不满繁琐的“礼”,另立新学,创立墨家学派,儒和墨两派互相驳辩,在先秦首先揭开了百家争鸣的序幕。
《墨攻》中革离与巷淹中在军前的沙盘推演比拼,在历史上实际是墨子的杰作:楚王曾计划攻宋,墨子前往劝说楚王,并在与公输般的模拟攻防中取得胜利,楚王只得退兵。这是不战而屈人之兵,一方面说明墨子在“守”上确实有一套,另一方面,相比巷淹中而验,楚王可能更相信墨子能够将理论与实践结合——攻防模拟能守住,实战中一样能做到。不同的是巷淹中在推演失败后,说我还有后招,指他安插了细作入城,公输般在推演失败后,也说我还有后招,他指的是要杀掉墨子。不过墨子门徒已广,“革离们”已经众多,所以墨子不怕。
不过墨家擅长的是“守”,甚至有“墨守成规”的成语,而这部片子的名字却是墨“攻”,似乎矛盾,想来取以“守”为“攻”涵义,似乎可以解释的通。墨家基于“兼爱、非攻”的思想,对于和谐社会的构建和保持世界的和平,也很有意义,墨家的根本思想是集体主义,行动准则是舍己利人,这就可以解释革离的无欲无求的雷锋精神是墨子学派的要求所在。
不过生逢乱世,还是靠拳头说话,思想的教化必须建离在综合国力强大的基础上。